葡京投注在线 - 上海F1巨亏根源:群众参与程度太低?

作者:匿名
时间:2020-01-10 15:28:14
人气:1782

葡京投注在线 - 上海F1巨亏根源:群众参与程度太低?

葡京投注在线,纪胖说:在这个注意力经济时代,如果一个体育项目能够成为“群众体育”中的一部分,进入普通大众的生活,商业模式就会成功。除了f1,放眼世界,再没有第二个体育运动的商业模式,如此大规模地征服各举办城市的热情。同样,放眼世界,也很难找出第二个群众参与度像f1如此低的体育项目——这也许是上海f1巨亏的根源所在。

▌本期关键词:上海f1

2015年4月10日至12日,上海f1承办了第12届大奖赛。和2004年上海f1元年相比,8万人左右的观众上座率距离当初的25万人相去甚远。更为关键的是,从2004年第一届开始,上海f1大奖赛就生存在“巨亏”的阴影里,至今无法自拔。

12年来,为了上海f1,最初的总投资大约在70亿人民币左右。第一个7年,上海方面每年交给国际汽联的承办费为2亿人民币,加上每年1.5亿的电视转播费、5000万赛道维护费,以及其他各类相关的费用,上海f1每年的成本费用超过6亿人民币。举办大奖赛每年的最多营收为4亿人民币,意味着承办方每年亏损在2亿左右。

▲各种费用让运营方举步维艰

如此包袱,让运营方举步维艰。如果不是上海市政府的鼎力支持,这项赛事根本就维持不到现在。此前,韩国f1大奖赛就因为运营方连年亏损,不得不从f1赛事日程中消失。

分析上海f1巨亏的原因,外界归结到如下方面:

1、国际汽联的承办费太高,给上海运营方的商业权益太少;

2、商家尤其是中国企业对f1缺乏兴趣;

3、全世界范围内的“禁烟”令,让烟草行业无法赞助f1;

4、中国的f1文化没有形成。

应该说,上述原因都对f1的商业模式产生了影响,让f1的商业赞助降至冰点。但是,我们在这里提出另外一个更为具体的原因:f1这项活动过于高端,参与群体太少,无法形成互动,最终让这项运动除了一些发烧友之外,根本就没有真正的“群众市场”。而一项体育运动,如果失却了群众基础,商业模式必然凋零。

▌f1让各站都亏损惨不忍睹

在体育产业的商业运营模式中,一切都围绕“群体性”展开,当受众达到相应的程度之后,体育产业的商业前景自然就会被看好。

即使那些高端的如高尔夫,也已经实现了进入普通百姓家。包括网球,也是如此。再加上高尔夫以及网球不断实施各自的造星计划,让泰格·伍兹、费德勒、德约科维奇、纳达尔、大威、小威、莎拉波娃、李娜等一众明星家喻户晓,影响了数以千万的网球迷,继而让这两项运动经久不衰,“钱景”广阔。

但是,f1不同。

▲f1是一项烧钱的运动

作为一项“烧钱”运动,f1惊险、刺激而又炫目的场面,的确让人热血沸腾。舒马赫、汉密尔顿、维特尔、哈基宁、莱科宁、阿隆索等一众f1车王,都是车迷们的偶像。

遗憾的是,这些明星效应并没有让f1成为承办方的“摇钱树”。相反,大多举办f1赛事的城市,都因为高昂的承办费、赛道维护费、电视转播费以及其他各类费用而出现巨亏局面。因此,欧美以及后来的亚洲f1各站,都有退出f1的现象发生。

2005年,欧盟出台f1赛场上不能再出现任何烟草广告,这无疑切断了多家f1车队的主要财源。

老资格的法国站因为严重亏损,从2009年主动退出赛程;圣马力诺站早在2007年就消失了;德国也无力负担两场f1;土耳其站在苦苦支撑7年后消失在2012年的赛历中;巴伦西亚站的退出,使得2012赛季19站比赛仅有7站欧洲赛。

后来,摩纳哥的蒙特卡罗、意大利的蒙扎等f1站因为巨亏也要撤销,国际汽联和伯尼·埃克莱斯顿为了保住f1在欧洲的地位,不得不取消了这几站的承办费以及相关的费用,才使得这两战的f1保留了下来。巨额f1财政赤字,让f1的欧洲老巢几乎“空巢”。

▲f1掌门人伯尼·埃克莱斯顿

这时候,像fifa大佬布拉特以及nba斯特恩一样,精明的f1掌门人伯尼·埃克莱斯顿把目光瞄向了亚洲。他用f1那震撼的画面、明星的效应以及对城市形象的推广与提升,迅速让不知道f1市场身前的亚洲诸国产生了兴趣,并从1999年的马来西亚站开始,到中国、巴林、韩国、印度、新加坡、阿联酋,f1迅速实现了在亚洲的扩张。

亚洲,成为伯尼·埃克莱斯顿和国际汽联新的“摇钱树”。

像是欧洲各站的财政危机一样,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了f1的亚洲各站身上。从欧洲到亚洲,从法国到德国再到土耳其,最后到上海f1、韩国f1、马来西亚和巴林f1等等,就像是瘟疫传播一样,无一幸免。

其中,韩国f1从2011年开始每年亏损在4000万英镑左右,后来难以为继,在2014年和2015年取消了f1韩国站。上海、巴林、马来西亚等苦苦支撑。也许,f1只有阿联酋、卡塔尔这样的石油大国才玩得起。

上海f1自从2004年承办至今已经12年,从未盈利过,不算当初的投资,上海f1总亏损额度应该在20亿元以上。只要政府不再补贴,f1必定从该国瞬间消亡。

▲上海f1亏损严重

这种巨亏首先是巨大的基建投入根本就收不回来,其次国际汽联的承办费太高,每年f1的收入不足以抵消承办费。2004年至2010年,上海f1每年的承办费是3000万美金,同年几乎同期和上海加入f1的巴林,每年的承办费只有1800万美金。日本是950万美金,马来西亚是1500万美金。上海当年用全世界最高的承办费获得了f1,运营方从此背上一座巨亏的大山蹒跚在f1的路上。

上海从2011年续约至2017年只有,每年的承办费降至1500万美金,随之很多权益也被收走。每年的收入依然无法抵消昂贵的各项费用,亏损继续,而且看不到任何扭亏为盈的希望。

其他欧美和亚洲各站同样如此。任何一个城市的运营方因为巨亏导致的羸弱程度,都是只要一棵稻草就能把他们压弯。伯尼以及国际汽联的身体里从来都不会流着道德的血液,不会主动为你减轻负担。

除非,世界f1各站都要消亡的那一天到来。

▌没有群众参与就是死路一条

其实,追溯和渲染f1的悲壮都没有实际意义,这些都不能帮助f1的商业模式发生改变。

就像是传统媒体和新媒体正在进行的一场围剿和反围剿之战一样,传统媒体存在天然的短板,在时效性、版面和互动方面,与新媒体无法相提并论。

同样,f1孤芳自赏,自娱自乐,没有大众的参与,没有百姓群体的互动,无法让f1真正进入百姓的生活,让这项运动的路子越走越窄。或者说,最终将是死路一条。

这不是危言耸听。

不管参加f1的是什么车队,不管是舒马赫还是汉密尔顿,他们最终代言的都是背后的商家。除了场面惊险刺激和震撼之外,这项运动基本上都和寻常百姓无关。

众所周知,体育产业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础是运动项目参与的群体,只要受众够多,围绕着这项运动的体育产业链条就会兴旺发达,商业前景就会越走越广。任何一项体育运动下的体育产业模式,概莫能外。

欧洲五大联赛、nba、nfl、mgb以及中超和cba,为什么商业模式越来越好,就是因为这些运动或者说职业体育背后,都有着极其广大的受众群体。

商人最终的目的是逐利,逐利的载体就是“受众本身”。当受众群体庞大的时候,商家的利益必然最大化。

尤其在这个注意力经济时代,如果一个体育项目能够成为“群众体育”中的一部分,进入寻常百姓的生活,商业模式就会成功。

这恰恰是f1的短板。

很多分析称中国的商家不愿意涉足f1,是因为政府不提倡如此不环保的体育运动,或者中国商家根本就没有意识到f1文化的重要性,以及f1对一座城市的影响力。实际上,根本原因不在于此。

真正的原因,是因为f1根本就没有受众基础。这项运动因为特点的局限,让缺乏群众参与成为f1的最大短板。没有百姓参与,仅仅靠所谓的车迷,根本不可能拉动一个真正的民间消费市场,使得f1成为某些特殊人群的一项“云端运动”。

2004年时的25万人观众观看f1,更多的是百姓对于这项运动的好奇,热闹过后,也就没有了兴趣。加上每年只有三天的观赏时间,且和自己的生活实在遥远,观众自然也就逐渐远离。绝大多数的的商家是需要群众基础的,面对市场受众惨淡的上海f1,商家们自然不会把真金白银投入到这个关注度太低的运动。

和其他体育项目不同,百姓没有足够的资本和能力投入到f1中,而我们连个像样的f1车手都没有,也说明了这一点。

另外,即使有人有能力玩f1,也没有可供玩的环境,无法利用f1完成生活中的互动,更别说让f1成为自己的生活。因此,商家必定远离,观众肯定避之。

没有商家赞助和更多观众掏钱观看比赛,f1的商业模式赚钱才怪。在未来很长时间内,f1都会维持如此惨状。如何彻底走出困境,目前无解。

至于上海市政府为什么在2010年底决定续约下一个7年至2017年,考虑的肯定不是f1本身的商业模式问题,而是整个上海的城市形象和国际化大都市的地位问题。

在当年的规划中,f1“落户”上海要实现“六个有利于”:

1、有利于提升上海现代大都市的国际地位;

2、有利于带动上海市的城市建设;

3、有利于促进上海及全国汽车产业的发展;

4、有利于广泛开展汽车体育运动;

5、有利于发展旅游产业;

6、有利于促进国际间文化交流。

问题是,f1赛道设在嘉定的一个镇,且上海的现代国际大都市地位早已确立,不是一个f1就能影响到的。在汽车产业的方面的促进与发展,f1玩的都是最新的高端汽车技术,没有一家和中国有关,所有第三点和第四点基本是虚的。

对于第六点,促进国际间文化交流的方式和体育项目众多,没有必要用劳民伤财的f1。至于第五点,本来体育运动和旅游是可以很好结合在一起的,而且也是现在体育发展的趋势。

问题是,嘉定是否在这方面做好了准备?是否值得全国和世界各地的游客到此一游?

如果上海f1有数量众多的f1赛车供旅游者亲身体验f1的刺激,让他们也在5.451公里的赛道上体验上10圈或者20圈?是不是可以让上海f1火起来?

▌原创撰文/肖良志

本平台是互联网与体育产业融合发展风向标!

平台负责人为闻名体育圈的“纪胖”——纪宁博士及其团队。“纪胖”现任维宁传媒创始人ceo、天津大学管理学博士,国内第一本《体育赛事经营与管理》著作者,国家体育总局认证体育经纪人讲师、北京大学与北京体育大学emba、mba教授,培育体育产经业界精英学生逾千人;他曾任北京奥运会专家委员会主任、港交所上市传媒集团总经理、互联网上市公司副总裁等,主攻体育营销、体育赛事、体育互联网等研究。

整站最新

整站热门

随机推荐